Best Blogger Tips

2013年12月20日星期五

老美二五仔(下)


上回講到,美國二五仔大兵曼寧,將佢老美駐全球各領事館的超卨25萬份情報電文,泄咗俾維基解密,爆到全球都係,結果曼寧被判坐監35碌,如果真心支持資訊自由平等人權,對曼寧表達支持的最好方法,就係唔好浪費佢一番心血,閒時重温吓佢爆俾維基解密的內容,包括大約950份由香港老美領事館發出的情報電文。

香港政商高人當中,最經常出出入入花園道老美領事館、兼且最大口的,大家又估吓係邊個?苦瓜李柱銘?錯。多銀教主陳日君?錯錯。民主阿婆陳四萬?又錯。大話精CY (Lai)?都錯。

冇錯,頂頭張相查實已開估,答案係任志剛呢條「香港第一拎」。下文引述咗部分維基解密有關任一蕉同美國使館人員的會晤內容,各Reference ID後的Hyperlinks,就係任一蕉在花園道的一條條腳毛。

普通人去老美領事館,通常都會媽媽聲,又打手指模又排隊,任一蕉當日作為香港金管局行政總裁,全球人工最高的所謂「中央銀行家」,工作只有一樣,就係含住聯繫匯率條拎(Link),佢摸上老美領事館,好似普通人返阿媽屋企食飯咁平常如入冇人之境,例如有次去開搞護照,都會特登走去同老美領事打吓招呼嗲幾句。(Ref ID: 08HONGKONG1746

眾所久知,任一蕉仲話得事的時候,堅持唔肯改革香港聯匯,不過對住美國佬講起大陸的匯率,條友又會雙重標準,兼且好鐘意阿吱阿咗,例如在2006年3月,有幾件老美參議員,訪華兼順便訪港,作為常客,任一蕉例牌衝去花園道打招呼,同人哋講人仔匯率改革步伐「不幸地緩慢」(Unfortunately slow),當年人仔匯率係中美關係熱點,任一蕉作為香港金融要員,鼓勵美國參議員,繼續向中國施加政治壓力(the U.S. should by all means continue to put political pressure on China),唔知算唔算手指拗出唔拗入?(Ref ID: 06HONGKONG1285

咁都未算,同一場合,任一蕉更加在老美參議員面前,大口點評北京領導人,明示暗示,在人仔匯率改革問題,當時的總理溫家寶太保守阻頭阻勢,人行行長周小川面對太多官僚掣肘,如果周小川話得事,人仔改革晨早掂咁話。(If it was just Zhou, you'd be there)當年的副總理鐵娘子吳儀,在老美圈內評價甚過,任一蕉仲提醒美國朋友,由金融改革的職責到認識,吳儀其實只係一知半解。(her responsibilities and knowledge with regard to reform of the financial system are limited)

查實2005年7月匯改之後,人仔一直在上升軌跡,2006年3月的時候,兌美元已經開始衝「八算」,換句話講,港元咬住「7.8」,人仔兌港元好快見「一算」壓力(2007年1月人仔兌港元突破Parity一兌一),阿水都見到,內地同胞嚟香港買樓掃名牌,折扣越嚟越大,任一蕉堅持聯匯對香港冇構成通脹壓力,唔知呃邊個。佢老味,呢班友仔對住美國佬又係另一套講法。2006年4月一份外交電文顯示(Ref ID: 06HONGKONG1383),有條坐喺香港政府某委員會的二五,同美國駐港領事館爆料,話有關聯繫匯率廢存問題的內部討論,查實已經展開!(One financial contact told us that the conversation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peg has already begun within a Hong Kong Government advisory committee that he sits on)夠資格為匯率向港府提供意見的委員會,唔會有好多個,最大嫌疑,就係嚟自金管局樓下的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,呢條二五仔係邊個,呼之欲出啦。

當然,唔排除有人提供流料跣尻佢老美的,不過如果閣下在未來五至十年退休,強積金、保險等以美元計價,閣下又相信假如脫鈎之後港元兌陰司紙可能升值的話,就要諗諗自己份防老儲備會唔會唔見一截。(順叔近年買的保單,已經全部轉買港元,因為預咗在香港退休)

公道講句,港元既然拎咗陰司紙,作為金管局阿頭,任一蕉同佢老美保持緊密聯繫,了解美國金融政策變化,可以話係職責一部份,不過,任一蕉同佢老美係未行得太埋,唔同人可以有唔同判斷。例如在2009年3月,任一蕉上京之前,預先拜會花園道,爆響口話中國即將容許幾百間公司作為人仔貿易結算的試點。(REF ID: 09HONGKONG559

又例如在2009年10 月,任一蕉同美國金融情報官Stuart Levey工作午宴,條美國佬提出北韓利用香港銀行進行核計劃相關的財務交易,點晒名(姓名、公司同埋銀行都有)要任一蕉幫手,任一蕉就拍心口話金管局在香港擁有「高度自主」(high degree of autonomy),不過有關北韓資金的問題,佢會透過「私底下、非正式的對話」(private, non-official conversations with local banks on UNSCR-related issues)向香港銀行提出溫馨提示咁話。(REF ID: 09HONGKONG1266

可以試吓想像,如果任一蕉同老美咁熟,同當年捧佢上神枱的英國阿蛇,關係又點會疏遠,去得花園道出出入入,又點會唔順便行過正義道探吓英國駐港領事館?事實上,任一蕉向英國前老闆提供的情報,細緻到包括北京領導人的飲食習慣! 根據2009年6月在北京美國領事館發出的電文,引述咗英國駐北京使館官員Tamsin Rees所透露、有關中英經貿對話的細節,條女提到,任一蕉聲稱同中國副總理王岐山好老友,經常一齊飲酒 (the former head of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had said he used to go drinking together with Wang),點知跌尻咗英國阿蛇一鑊金,話說2009年王岐山訪問英國,英國人於是根據任一蕉提供的情報,準備咗盛大的「Whisky dinner」,點知王岐山話自己「酒精敏感」,滴酒不沾,搞到成件事變咗「bloody disaster」。(REF ID: 09BEIJING1582

北京自己都養埋一大堆大陸密探零零柒,應該已經建立自己人事檔案,邊個係花園道正義道常客,應該心裡有數,老美電文亦唔涉及乜嘢高級別的機密,對來自大陸的「有心」讀者嚟講,涉及香港人和事的老美電文,最有睇頭的,反而係香港目標人物在美國佬面前、非公開場合的意態:邊位人兄講咗乜嘢、人前人後表現有冇唔同。當25萬份電文,透過維基解密爆到通街都係之後,在2009年5月底,就爆出任一蕉唔會再冧莊金管局總裁的消息,唔知通佢老美電文的內容,有冇影響到任一蕉的仕途呢?既然任一招係千年難得一見的能吏,值千九幾萬港銀一年,點解退休之後,在大陸金融體系乜嘢顧問角色都冇?唔通北京覺得呢條友養唔熟?

眾所久知,英國契媽的殖民年代,香港在國際財經事務上,屁都唔會放一個,毫無角色,在後過渡期,出現180度大轉變,「香港」開始出席(出現)世界貿易組織、APEC、世界航空、航海協議、設立駐華盛頓及倫敦「專員」等。好簡單,如果香港呢隻當年會生金蛋的鴨,唔可以再為契媽服務,97回歸之後,對英國最有利的發展,就係香港在國際財經事務上,保持高度獨立自主,根據前港英政治部Agent羅亞所講,呢招叫做「己所不欲盡施於中國」。(見《香港絕密檔密》第121-123頁)

在「高度自主」的香港,最「高度自主」的財金系統,唔使問阿桂,莫過於金管局,而任一蕉在位咁多年,有眼睇,力保金管局「獨立王國」地位不遺餘力,舉個例,又係維基解密,在2008年10月,任一蕉向老美使館講,希望香港在討論國際金融危機的Financial Stability Forum,擁有獨立一席位,(REF ID: 08HONGKONG1984)暗示唔想只係作為G20成員中國代表團的成員之一,任一蕉甚至講到出面,呢個問題佢唔好意思開聲,最好由佢老美代勞(Yam replied that it would be difficult unless someone outside of Hong Kong raised it with Beijing),到咗2009年3月,Financial Stability Forum議決取消香港席位,任一蕉又即刻跑上花園道喊苦喊忽,話呢個係忽視香港重要金融中心地位的嚴重錯誤云云。(REF ID: 09HONGKONG530

有人話國際城市的獨特地位,係保持競爭力的重要元素,呢個講法,唔會有太多人反對,不過呢,如果同一班友仔同你講,又要擔心香港被上海新加坡超越的話,就屬於硬膠性的自相矛盾。假如一黨專政的上海、一家專政的新加坡,都有條件成為國際金融中心,咁香港經濟體系向大陸靠攏,又點會影響競爭力?

當然啦,最能將香港阻隔於大陸經濟,同陰司紙體系緊緊綁埋一齊的,就係聯繫匯率呢條冚家拎,而最出力捍衛呢條冚家拎的,之唔係就係任一蕉。任一蕉執掌金管局呢個獨立王國16年,咬住七點八唔放,拍拍屎忽走人之後,2012年又話係時候檢討聯匯,邊度有人咁屎忽架,可以好公道咁講句,全香港最冇資格講檢討聯匯的,就係任一蕉。

講到呢度,近排陰毛上腦的順叔,忍唔住要引述羅亞有關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陰謀論(見《香港絕密檔密》第90頁):

九八年來政局氣象,似乎也因應過渡後而趨新,陰謀論者以為前港英政府開始發動其隠藏殺著,出手狠毒,招招針對要害,向本港命脈痛下殺手。局內人以為過去港英運作百年,香港成功因素己是公開秘密,前朝鷹犬如肥彭之流,「俸祿」仍舊照支,未致貽害特區,但若能泄漏玄機,把本港賴以謀生的金融經濟要害公諸西方財閥,利用本港自由銀行體系弱點,投下賭注一舉而攻下香港。

深諳前朝歷史讀者,當會知道過去最少英裔官員控馭的部門,正是金融銀證經貿機關,全數任用華人忠貞分子,為港英最早實驗「本地化」計劃之所。此批前高官技藝招式有限,份屬英式流派,此時任由其施展所長,全部不出對手所料。國際投機打手如索羅斯之輩,早己獲前朝傳授絕招解拆,只懂一式半招的特區高官,早在敵方掌握之中。

事有湊巧,過渡後港府屢遭考驗,特區危機此起彼落,最早有禽流感事件,經而有港元遭受衝擊脫鈎可能,近日發展金融體系更受創,港府官員笨拙手法,一一表現無遺

話時話,98年三英戰大鱷,氣吞天下的當奴,臨退休幾乎過唔到世,肥龍當然亦一身蟻,唯獨任一蕉繼續風騷人間。查實,任一蕉都有鋪癮買Penthouse的,近的唔使講,真金白銀買落IFC頂樓的金融雲端,幫外匯基金增值唔少,跑馬地蔚雲閣頂層複式單嘢,唔知又有幾多人記得?

關連文章:
1. 老美二五仔(上)(下)
2. 抽水兩條拎(上)(下)
3. 脫鈎任尻噏

伸延閱讀:
1. 羅亞:《香港絕密檔密》第121-123頁
2. 羅亞: 《香港絕密檔密》第89-90頁
3. 壹周刊:任志剛的不尋常交易
4. 星島日報:任總自爆20年買樓詳情
5. 林本利:新地優質品牌的背後

同場加映:


同場再加映:

2 則留言: